我的全运故事丨王炜一:“神枪手”瞄准新“靶心”

来源: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西安市执委会   编辑:雷莹 2021.04.08 20:05
来源: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西安市执委会 编辑:雷莹 2021-04-08

从进入专业队到射落全运金牌,王炜一用了整整10年时间。那是2001年的九运会,王炜一的全运首秀,27岁的他演绎了“大器晚成”的故事。这杆“老枪”,此后又在三届全运之旅中斩获一金一铜。2017年退役后,王炜一来到西安担任市射击射箭运动管理中心优秀运动队(射击)总教练。他所瞄准的,是西安射击运动的未来。

图片

王炜一参加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 (资料照片) 受访者供图

没核对成绩就开始庆祝

“我知道冠军不会旁落”

王炜一出生在宝鸡一个射击家庭,父亲王俊安是我省首批射击运动员,曾参加过1959年第一届全运会。尽管受父亲影响很早便与射击项目结缘,但王炜一直到17岁才从事专业训练,“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省队一位教练来宝鸡找我父亲时见我练得不错,便说只要我能打中一个目标就带我去省队,当时我一枪就命中了。”

在省队训练的两年时间里,王炜一多次获得省内赛事冠军,后来被兰州军区射击队选中。到部队后,王炜一曾在全军射击比赛中创造了五连冠的伟业。2001年九运会,当时27岁的他代表八一队第一次站在了全运会的赛场上,参加男子小口径自选步枪3×40项目。根据当时媒体的报道,王炜一决赛打完最后一枪后没有立即核对成绩,而是走向观众席与教练、队友握手、拥抱。“倒数第二枪后我领先第二名9环之多,最后一枪打完我知道冠军肯定不会旁落,所以才会去跟大家庆祝,也是因为太激动了。”王炜一回忆道。

图片

王炜一在十一运会上庆祝夺金 (资料照片) 受访者供图

腿伤复发跪着换靶位

“意外不可能击垮我”

2003年,王炜一进入广州军区射击队,担任运动员兼教练。不过由于腿部伤病,他遗憾地错过了2005年的十运会。腿伤以及年龄的增长,也让他改项步枪50米卧射。2009年十一运会,卷土重来的王炜一再次拿到了冠军。“这次比九运会时难多了,比赛期间还出现了一段小插曲。”王炜一所指的是其在试枪时靶位出现了故障,“试枪的时候全是六七环,我的经验告诉我肯定是设备出了问题,于是果断要求裁判处理。”

不过在更换靶位时,由于腿伤复发一时难以站起身,王炜一只能跪着挪动,“当时关心我的人都为我捏着一把汗,但我本人还是很自信的,不自信的话也就不会对设备提出质疑,这些意外是不可能击垮我的。”王炜一同样是个不服输的人,十二运会男子50米步枪卧射决赛中,他从倒数第一奋起直追,最终摘得了铜牌。用他的话说,在赛场上就要永不言败。

图片

2011年悉尼射击世界杯夺冠创造历史 (资料照片) 受访者供图

带队获得青运会冠军

“在西安我有了新目标”

永不言败的品质,也让王炜一的国家队生涯有过高光时刻,2011年3月的悉尼射击世界杯,王炜一在男子50米步枪卧射决赛中最后一枪逆转夺冠,拿到了宝贵的伦敦奥运会入场券,成为了第一个获得奥运会卧射项目参赛资格的中国选手。后来在国家队执教期间,他也带出了赵声波、侯凯等多位世界冠军。

2017年天津全运会后退役的王炜一,人生的“下半场”并没有离开心爱的那杆枪,他回到陕西担任西安市射击射箭运动管理中心优秀运动队(射击)总教练。当时,王炜一从西安市射击队的众多小队员中挑选了张佳乐、李泽昊等4人进行重点培养。2019年全国第二届青运会上,张佳乐、李泽昊获得了体校乙组男子10米气步枪团体赛冠军。今年年初,他们二人输送到省队备战十四运会。“在西安我有了新的目标,就是为西安市射击队多培养一些后备人才,在这一点上我和中心吕文辉主任的想法是一致的,人才储备是确保西安射击项目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靶心是射击人的心之所向,在西安,王炜一已经锁定了新的“靶心”。

(供稿:西安报业全媒体首席记者 闫斌 出品:©西安报业传媒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