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杯一曲终 盛装马闲步 浪漫舞马与马中芭蕾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李笑尘 2021.04.16 10:18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李笑尘 2021-04-16

唐玄宗时期,每年的“千秋万岁节”,也就是唐玄宗生日的时候,都会在兴庆宫的勤政楼前,举行盛大的宴会,并以舞马表演助兴。表演时,骏马会用嘴衔起酒杯,向着皇帝屈膝下跪,祝福寿辰。

开栏语

体育本身就是一项最为致力于平等的社会文化活动,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演进,体育也成为展现多元、促进包容最普遍的载体。作为一种文化现象,体育贯穿古今,超越种族地域差异,尊重互鉴,承载了人类对美好和平之未来的向往与追求。

在古城西安,说起十三朝古都的历史延续,人们多少都能讲得出几个典故,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些过往里还藏着不少体育娱乐元素;说起周秦汉唐,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历代天子的文治武功,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中也有不少体育运动高手;说起西安的地理山川,人们耳熟能详的是长安城的昔日繁华,却很少有人知道它们也曾是古代中国和域外体育娱乐活动的竞技场和展示台……

盛装舞步的整个骑乘过程中,骑手头戴黑色阔檐礼帽,身着燕尾服,脚蹬高筒马靴,伴着悠扬舒缓的旋律,驾驭马匹在规定时间内表演各种步伐,完成各种连贯、规格化的动作。

古代中国体育娱乐活动究竟是什么样子,在陕西出土的文物上就可见一斑。射箭、角抵、蹴鞠、击鞠等锤炼意志、强身健体、聪慧头脑的体育活动大多流传至今,延续着“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的国民追求。

十四运盛会即将在这片热土举办,就让我们一同走进博物馆,在栩栩如生的陶俑中、在斑驳肃穆的壁画中、在优美动人的诗歌中,追寻体育活动在古代中国的开展情况,了解延续至今的竞技赛事,感受体育贯穿古今的无穷魅力,以及体育与文化的激情碰撞。

谈起马术,在人们心中首先浮现的,或许是身着礼服、风度翩翩的英伦绅士。你是否知道,在千年之前的唐朝,人们也对马儿有着无与伦比的热爱和痴迷。在当时的长安,更是出现了一种会“跳舞”的马。就让我们一同走进陕西历史博物馆,去一探舞马传说的究竟吧。

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

屈膝衔杯赴节

倾心献寿无疆

“屈膝衔杯赴节,倾心献寿无疆。”唐代宰相张说所作《舞马词》中,用一句绝妙的赞颂诗词,向世人描绘出唐代舞马祝寿的盛景。千百年来,极少有实物能够佐证这仅存于文字史料中的美轮美奂的骏马舞姿,它真实存在吗?抑或仅仅是诗人脑海中的一个浪漫想象?1970年,一件名为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的文物横空出世,有关舞马的历史印记,从中可窥一二。

在盛唐时期乐舞盛行,舞马作为一个精彩的表演节目,迎来了发展的顶峰。据说,唐玄宗时期,每年农历八月初五的“千秋万岁节”,也就是唐玄宗的生日,都会在兴庆宫的勤政楼前,举行盛大的宴会,接受文武百官、外国使臣和少数民族首领的朝贺,并以舞马助兴。舞马表演期间,上百匹骏马披金戴银,伴随着《倾杯乐》的节拍,跃然起舞,奋首鼓尾,舞姿翩翩。高潮时,这些骏马跃上三层高的舞台旋转如飞,最终用嘴衔起酒杯,向着皇帝屈膝下跪,祝福寿辰。

作为陕历博馆藏唐代金银器中最精美的器物之一,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壶身上的舞马纹样呈翘首摆尾之形、作衔杯跪拜之状,与张说诗句中提到的舞马形象恰恰相符。舞马的盛装舞步凝于那一刻,似乎它还在等待着音乐再度响起,它将再度衔杯,以祝贺那个曾经繁华万端的时代。

陕历博讲解员徐大卫告诉记者,这件银壶是金银匠为适应皇家贵族的外出游猎活动,巧妙借鉴了当时北方契丹族所使用的皮囊壶造型,壶腹正反两面以模压的手法各锤出一匹翘首鼓尾、衔杯匐拜的骏马。它们骨骼明确,肌肉匀停,后腿曲坐,前腿站立,口中衔着一只酒杯,脖颈上还系着一条飘逸的丝带,将骏马的舞姿展现得淋漓尽致。作为国宝级文物,银壶见证了大唐王朝由盛转衰的历史,带领着人们一同回望那段歌舞升平、雄浑博大的盛唐景象。

而要想更加“立体”地了解舞马,还可以看看同样是陕历博馆藏的两匹白陶舞马俑。“你看,这匹白陶制成的舞马右蹄抬起,后腿微弯,嘴巴半开,马头半回,呈现出一种沉醉于舞蹈的状态。”徐大卫说道,随着唐代和马相关的体育活动越来越广泛多样,人们对于马身上的装饰也越来越“讲究”,譬如其中一匹陶俑马的身上,就装饰有云珠、杏叶、当颅等,正如当时文人描绘的那样:“衣以文绣,络以金银,钸其鬃,杂间珠。”舞蹈时这些骏马精神抖擞,昂首弄蹄,满身玉件儿互相碰撞,叮咚作响,更添美感。

唐代白陶舞马俑。

或进寸而退尺

时左之而右之

很多热爱体育的参观者,在见到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上的骏马后,都会联想到现代马术运动中的盛装舞步。

作为全运会、奥运会等体育盛会上优雅的比赛项目之一,盛装舞步又被称为“马中芭蕾”。盛装舞步的比赛在长60米、宽20米的平整沙地中进行,参赛运动员头戴黑色阔檐礼帽,身着燕尾服,脚蹬高筒马靴,伴着悠扬舒缓的旋律,驾驭马匹在规定时间内表演各种步伐,完成各种连贯、规格化的动作。整个骑乘过程中,人着盛装、马走舞步,骑手与马融为一体,同时展现力与美、张力与韵律、协调与奔放,具有很强的观赏性。无论动作多么复杂多变,人和马都显得气定神闲、风度翩翩,呈现出骑乘艺术的最高境界。

这项人马共融的极致艺术和唐代的舞马同样,都需要人与动物之间的充分交流、配合。据《南史》《北史》记载,最初的舞马是在南北朝时由吐谷浑人培养、训练后,以朝贡的方式进贡皇室。到了唐代,由于李氏皇族对马,特别是对胡马的钟爱,大批胡马来到中原。除了军事用途之外,有不少西域名马成为舞马的马匹。

唐代舞马兴起于太宗后期,到高宗、玄宗时到达高潮。每逢有外国使节到大唐进贡或者朝贺,唐高宗及武则天都喜欢让舞马作乐,以待来使。据《资治通鉴》记载:“宴吐蕃来使,殿中奏蹀马之戏……乐作,马皆随之,宛转中律,于作乐者饮酒,以口衔杯,卧而复起,使者无不大惊。”

唐朝的舞马表演,比起前朝,阵容更庞大,动辄百马共舞,舞姿更新奇,它不但供宫中娱乐,有时还可以作为外交手段,展现唐王朝的强大和无所不能。而其中一种表演方式,即是随着音乐踏着碎步慢跑,这与今天的盛装舞步十分相似。舞马们配合音乐,以整齐的步子营造美感,“或进寸而退尺,时左之而右之”。

马是唐代体育运动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而无论是雕塑还是绘画、文学还是运动,中华民族对于马的喜爱也一直延续至今,马的精神与内涵早已成为我们不可缺少的精神财富。

五陵原上再闻马嘶

“马中芭蕾”值得期待

如今,作为全运会、奥运会上唯一一项人与动物共同参加的赛事,也是男女运动员混合参赛的项目。现代马术运动的起源和发展是怎样的呢?记者为此专门采访了陕西师范大学体育学院的杨竞老师。“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现代马术运动起源于欧洲。早在古希腊时期,这一极具对抗性的项目屡次登上古代奥运会等竞技会赛场。而在中国古代,尤其是唐朝时期,包括马球等与马相关的运动也非常流行,舞马的存在更显出当时人们对于马匹知识的透彻了解。”

据她介绍,早在1900年的法国巴黎,马术首登奥运赛场。1975年在北京举办的三运会上马术作为表演项目亮相,1987年第六届全运会起马术成为固定比赛内容,具体设项与奥运马术比赛项目趋同。

在即将举办的十四运马术比赛中,包括三项赛(个人、团体)、盛装舞步(个人、团体)、场地障碍(个人、团体),将产生6枚金牌。在盛装舞步的比赛中,马和骑手要共同完成一系列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最终以骑手完成动作的姿势、风度、难度等技巧和艺术水平进行评分。

4月10日上午,为期两天的筑梦全运“天马杯”陕西省马术公开赛暨2023年第三届青运会陕西马术运动员选拔赛在位于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的十四运会马术比赛场地开赛,这也是该场地建成后举办的首项赛事,让更多古城观众开始了解这项颇有些“神秘”“小众”的赛事。

从昔日的衔杯舞马到如今赛场上的盛装舞步,骏马不再是取悦王侯将相的载体,而是在亿万观众面前展现竞技体育魅力的“体育健儿”。杨竞老师表示,马术运动观赏性强,比赛需兼顾运动员和马匹的技术与状态,骑手与马匹间相互尊重的和谐关系是成功关键。她还提醒到,别看赛马体积庞大,但其实胆子很小,比赛的时候不能受到视觉和听觉上强烈信号的影响,比如,拍摄不要用闪光灯,观看比赛时要像欣赏音乐会一样,中途不要鼓掌,把有分寸的喝彩留到比赛之后。

借十四运之机,五陵原上将再现马儿的优雅舞步,它已不再是贵族阶级的专属,更值得我们共同期待。(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张杨/文记者窦翊明/图)漫画作者:西北大学视觉传达专业黄艳

扫码可观看解说视频了解文物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