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方寸硝烟起 纵横进退如人生 围棋将亮相十四运会群众赛事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李孟谦 2021.05.24 11:02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李孟谦 2021-05-24

西安报业传媒集团 数字报刊

汉景帝阳陵博物院陈列展出的陶围棋盘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最早的一件围棋实物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郝钟毓 摄

有人说,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智力游戏。有人说,它是修身养性的必修课。在东方文化中,“棋”是天然而完美的模型,棋法阴阳、道为经纬,可推演出复杂的世间万物,包罗万象。

“棋”是一种安静的运动,不需要大片场地,不需要观众和叫好,棋盘方寸,对手一人,就能忘我沉浸,不知时光。若棋逢对手,则楚河汉界,指点江山,一局残棋见六朝。古人“观棋烂柯”,棋手尽日沉吟,落子无悔,旁观者观棋不语,却沉浸其中,各得其乐。

从古至今的对弈中,从未出现过完全相同的棋局。同样,没有哪两个人的人生会完全并轨。此次,就让我们走进博物馆,从一颗颗古棋子、一组组古棋盘之中,凭棋忆古今,以棋语人生。

投六箸行六棋规矩纹样谓博局

六博棋为兵种盘局棋戏鼻祖

棋类运动发源之早、流行之广、影响之深,早已和中华文明历史同根同脉。其中不得不说一说六博棋。

在陕西体育博物馆,就陈展有一组汉代的六博陶棋盘和骨制棋子,只见陶制棋盘形近正方,上刻有方形、圆形的图样以及曲道。“六博棋的发明最迟不会晚于商代,春秋战国时期,六博棋成为人们十分喜爱的娱乐活动,当时称‘博戏’。秦汉时期博戏更加流行,当时的最高统治者如汉代的文帝、景帝、宣帝都很喜爱‘博戏’。汉代还出现了专门研究博术的人和著作。”陕西体育博物馆讲解员岳明洁介绍。

“六博棋由棋子、博箸、博局(棋盘)三种器具组成。据史书记载,六博棋的玩法是双方行棋,各持六子,在刻有曲道的棋盘上,以用投箸的方法决定行棋的步数。比赛时‘投六箸行六棋’,斗巧斗智,相互进攻逼迫。”岳明洁告诉记者,据现代棋史学家的研究,这种古老的六博棋实际上是世界上一切有兵种盘局棋戏的鼻祖,诸如象棋、国际象棋、将棋等,都由六博棋逐渐演变改革而成。

陕西体育博物馆还收藏了一枚西汉时期的草叶博局纹带铭铜镜,从侧面反映出六博棋在汉代的盛行。“这枚铜镜镜纹有规则的TLV形装饰格式,因此称为规矩镜,外国学者也称之为TLV镜。规矩镜在汉镜的发展中,是流行时间最长的一种。”岳明洁解释到,关于规矩纹TLV的意义,有多种解释,一般认为是与六博图纹有关。这种纹路的走向,正如同之前介绍的汉代六博棋盘棋局上的曲道纹路,因此规矩镜也被称为“博局镜”。

“遗憾的是,东汉以后,六博棋开始衰落,玩法逐渐失传,现存的有关史料零云散星,语焉不详,如何投箸,如何行棋,已不能详知。”岳明洁告诉记者。

古人所玩之棋,除了六博、还有双陆、弹棋、樗蒲等。而无论哪一种棋类,在中国文化中均被赋予了特殊的象征意义——棋盘即宇宙,棋局为人生。

“拢袖观棋有所思,分明楚汉两举时。非常欢喜非常恼,不看棋人总不知。”清代袁枚的这首诗中,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一如人生百味,耐人琢磨。

长安话围棋时闻下子声

历经数千年围棋风靡世界

在“博弈”一词中,“博”指六博,而“弈”即是围棋。在中国,围棋的历史已逾数千年。

在汉景帝阳陵博物院中,记者见到迄今为止考古发现最早的一件围棋实物。“这件围棋盘出土于汉景帝帝陵南阙门,棋盘残长8.5厘米~5.7厘米,残宽17厘米~19.7厘米,厚3.6厘米,棋盘两面均刻直线,其中一面刻纵线9道,横线13道,在边四路交叉处刻有一个十字交叉线;另一面刻纵线11道,横线17道,在边四路交叉处隐约刻有一个不完整的十字交叉线。”汉景帝阳陵博物院讲解员贾子钰讲解道。“从棋盘和残余的刻线数目推算,汉阳陵陶棋盘盘面应有纵、横线各17道,和现在围棋的19道有所不同。”贾子钰告诉记者,“这副棋盘是在铺地方砖上刻划而成,且做工粗糙,显然不属皇家之物,应为守陵人信手刻划,以供消闲游戏之用。”在展馆中,这块已经残破的棋盘静默不语,闭眼怀想,我们似乎还能依稀听到,饱尝孤寂的守陵人在棋盘上的落子声,在甬道中久久回荡。

上溯历史之河,围棋最早的记载来源于先秦典籍《世本》:“尧造围棋,丹朱善之。”晋张华在《博物志》中亦说:“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围棋以教之。”尧、舜造围棋虽是传说,但它反映了围棋起源之早。

围棋与古代哲学有着无比密切的关系。圆棋子、方棋盘,象征着天文地象;黑白二色,正是阴阳对立统一的体现。

围棋的出现还与古代战争有关,因围棋盘原本是用来扮演布阵、研究战略战术的器具。《左传·襄公·襄公二十五年》孔颖达疏曰:“以子围而相杀,故谓之围棋。”道出了围棋产生的真正原因。

春秋时期,已有了关于围棋的可靠的文字记载。《左传》中已经出现了“举棋不定”的成语——“弈者举棋不定,不胜其耦”。这是围棋第一次在史料中与政治相结合,以围棋术语来比喻政治上的优柔寡断。

汉魏时期,围棋活动在社会上愈发普及。据约成书于四、五世纪的《孙子算经》以及东汉马融《围棋赋》等记载,十九道棋制在这一时期也出现了。表明十七道和十九道这两种围棋棋制,在这一时期同时流行。

时间推进到唐朝,是中国围棋在历史上的重大变化时期。由于唐代帝王将相对围棋的喜爱,围棋风靡全国。同时,唐代“棋待诏”制度的实行,成为中国围棋发展史上的一个新标志。所谓“棋待诏”,就是经过重重筛选专门陪同皇帝下棋的专业棋手,堪称中国围棋“国手”,这种制度从唐朝至南宋延续了500多年。

1200多年之前,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登上观音台,展望大唐京城时,留下一首《登观音台望城》:“千百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遥认微微入朝火,一条星宿五门西。”诗人登高望城,看到城中千家万户,座座房舍横行纵列,就宛如围棋棋盘一样。时至今日,今天的西安,也依旧保持着棋盘式的城市布局。棋盘一般的道路,见证着这座有着3000年不间断建城史城市的辉煌过往。

棋如人生人生如棋

围棋为人类带来的不仅仅是智慧的升腾

随着时间的递进变迁,围棋这一源自中国的古老棋盘游戏逐步发展成了国际通行棋种。

陕西师范大学体育学院的杨竞老师告诉记者,如今,来自世界各地的高手在应氏杯、春兰杯、三星杯等诸多世界围棋大赛中对弈。中国围棋甲级联赛至今已走过二十多个年头,2021中国围棋甲级联赛已于本月初正式开幕,共有16支队伍参赛。

围棋与全运会也有着不得不说的故事,杨竞老师告诉记者,1959年第一届全运会,围棋作为比赛项目亮相,这也被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重要的围棋赛事,积极推动了围棋在我国的发展。1961年,中国围棋集训队成立;1962年,中国围棋协会在安徽合肥成立,第一任名誉主席为陈毅。1975年第三届全运会围棋赛,聂卫平在决赛中先后战胜陈祖德、赵之云、王汝南等著名棋手,以14连胜的战绩获得冠军。1993年全运会之后,围棋项目遗憾退出全运会赛场。

2017年在天津举办的十三运会上,阔别全运会24年的围棋作为群众比赛项目重回赛场,激发了民众的参与热情,也吸引了柯洁、芮乃伟等职业棋手。

而在今年,围棋也将亮相十四运会群众赛事。各地于5月至7月通过“我要上全运”围棋选拔赛选拔参赛运动员。决赛将于8月中下旬在安徽合肥举行,共设男子、女子全民团体组,男子、女子个人公开组,男子、女子个人业余组,混合双人公开组、业余组等10个小项。

在杨竞老师看来,围棋为人类带来的不仅仅是智慧的升腾,还包括对人性和人格的深刻影响。意境悠远、深奥玄妙是围棋的显著特点,生死大劫、沧桑转换是围棋的无穷魅力,深谋远虑、未雨绸缪是围棋胜利的根本。“都说‘棋如人生、人生如棋’,正如实地和厚势是围棋里两个同等重要的矛盾统一体,人生事业的成败离不开扎实的基础和开拓的勇气。未来就好比是一盘没有下完的棋,不管现在形势如何,都应当踏踏实实,着眼全局,走好接下来的每一步。”杨竞老师说道。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张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