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飞盘手的爱与愁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李笑尘 2021.08.05 10:15
来源:西安新闻网 2021-08-05
字体:

组建于2012年的“肉夹馍”队是古城第一支极限飞盘俱乐部队。

源自美国的极限飞盘,是一项融合了橄榄球、足球和篮球等项目特点的“无身体对抗之男女混合型团队运动”,有朝一日,这项运动很可能会出现在奥运会的舞台上。在高校云集的古城西安,也有不少喜爱、参与飞盘运动的学生和白领,入选国家队的女白领翟宇虹,便是这些古城“盘友”中的一员。

从草根到国手

毕业于西北大学的翟宇虹曾经是一名高校女篮赛场上满场飞奔的小前锋,“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一家私企做销售工作。”工作之余,热爱体育的翟宇虹经常会回到校园球场上去享受运动带给她的快乐,“2017年的一天,偶然在校园里接触到了飞盘运动,我很快就喜欢上了它。”

让翟宇虹喜欢上极限飞盘运动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这项运动特别讲究团队配合,这让身为篮球运动员的她能够很快融入其中。另外,在飞盘男女混合组队参赛模式中,女选手的能力和身手往往是决定队伍整体实力和比赛走势的关键,这让本就是运动达人的翟宇虹很快就成为场上的焦点,成就感也随之而来。

真正喜欢并融入极限飞盘领域后,翟宇虹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去提升技战术水平,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她便作为陕西唯一代表入选了极限飞盘国家队,随后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极限飞盘亚大区锦标赛,“那次大赛我们队的成绩虽然一般,但让我开阔了眼界、积累了经验,回到西安后,我开始频繁参加省内、省外的各类飞盘比赛。”

极限飞盘运动带给翟宇虹很多快乐,但厚厚的护膝也说明她一直在与伤病战斗。

伤病挡不住热爱

“别看飞盘项目入门门槛不高,但在做一些高难度动作时,受伤的风险还是蛮高的。”四年前,刚接触飞盘项目不久的翟宇虹就在做飞扑动作时伤到了膝盖,“当时做了半月板修复手术,休息了很长时间。”对于热爱运动的人而言,热爱的代价往往就是伤病带来的疼痛和哀愁。

去年年初,伤病再度不期而至,“这一次是由于大学时打篮球受的脊柱尾骨旧伤引起的,已经钙化的两节尾椎骨压迫了坐骨神经,我当时根本没法正常奔跑,更不用说提速和加速了。”翟宇虹四处求医,中医的正骨、按摩、针灸以及西医的理疗,试了很多方法,都是为了尽快恢复训练,重回热爱的飞盘赛场。

翟宇虹对松原良宪(右)的专业水平和敬业精神十分认可。 (记者 靳鹏 摄)

期待康复重返赛场

经朋友介绍,翟宇虹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来到了西安庆生会健康管理中心,认识了医学运动康复专家、日本认证作业治疗师松原良宪。所谓“作业治疗师”是指针对运动损伤、神经系统疾病、骨科系统疾病,通过各种有针对性的治疗康复手段,帮助运动员、老年人以及各年龄段脑卒中患者最大程度恢复、提高独立生活、学习和工作能力的康复医学技术人员。

和翟宇虹一样,小时候打过棒球的松原良宪也是一位体育运动爱好者。对体育的共同热爱,让翟宇虹和松原良宪很快产生了“化学反应”。“去年年初,松原先生还没来中国,但他通过视频对话和查看核磁共振检查结果为我制定了个性化的治疗方案。我在另一位作业治疗师的帮助下仅通过10次治疗,便逐渐复原了,回到了我热爱的训练场和赛场上。”

翟宇虹回忆道,今年6月,参加完上海极限飞盘公开赛的她突然感到自己手臂发麻,“一天半夜醒来,我的手臂彻底失去了任何知觉,就像长在别人身上一样。”这可把翟宇虹吓坏了,毕竟飞盘项目对运动员手臂灵活性、敏捷性的要求非常高。她再次想起了作业治疗师,这一次,正好在西安坐诊的松原良宪有机会亲自带领翟宇虹进行康复训练。 经过一番面对面的交流,松原良宪结合以往的经验和不断研究、尝试,为翟宇虹制定了利用挪威RedCord(红绳吊索)等特殊训练手段来增强背部小肌肉群力量的康复计划。“现在已经跟着松原先生练了两次,效果不错,手臂痛麻感觉减轻了不少。”

翟宇虹坦言,日本作业治疗师高超的专业技能和不断钻研业务的敬业精神让她非常信任对方,“我期待在松原先生的帮助下,早日重返赛场和国家队!”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靳鹏(图片除署名外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李笑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