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全运故事——28年后,古城剑客再扬眉!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师雅欣 2021.08.23 16:40
来源:西安新闻网 2021-08-23
字体:

年轻的佩剑选手张闵瀚博(右)正在西安全力以赴地备战十四运会。

8月19日上午,西安市射击射箭运动管理中心击剑训练房内,西安小将张闵瀚博正在抓紧备战,20多天后他将出战十四运会男子佩剑比赛。“这个好消息,我等等整整28年!”66岁的“陕西佩剑第一人”冯师斌感慨不已,“陕西省击剑队是1993年七运会后解散的,如今,年轻一辈的选手将重返全运赛场,我格外开心和欣慰,也希望他能在十四运会的舞台上展现出陕西剑客拼字当头、永不言弃的那股劲头!”


名师出高徒,古城击剑重新上路

给弟子"喂剑"是王玉龙(右)日常带队训练的主要内容之一。

正如冯师斌所言,年仅15岁的少年剑客张闵瀚博能够顶住压力,在全国U16年龄段各项积分赛事中扬眉剑出鞘,以3349.5分在中国击剑协会积分排名榜上高居榜首,并最终获得持“外卡”出战十四运会击剑项目男子佩剑(成年组)的参赛资格,这本身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且值得骄傲的事情了。作为张闵瀚博的授业恩师,西安市击剑队总教练王玉龙坦言:“能以少年剑客的身份参加全运会比赛,无疑是一次宝贵的锻炼机会。如果能牢牢抓住这次机会,充分感受大赛氛围,为下届全运会积累足够的参赛经验,那这孩子就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

上世纪90年代初,王玉龙曾夺得全国击剑锦标赛男子佩剑的冠军。

曾代表江苏队夺得过全国锦标赛男子佩剑金牌的王玉龙退役后便拿起了教鞭,敬业爱岗的他通过二十多年“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奉献和努力,在国内击剑青训领域赢得了威望。三年前,西安市体育局、市少体校决定重新组建击剑队,于是,便力邀当时在上海市青浦区少体校执教的王玉龙及其团队加盟,“我来西安考察了一番,觉得这里是干事业的好地方,西安市体育局领导的大力支持,让我下定了决心。”

西安市击剑队花剑组、重剑组的教练都是王玉龙的徒弟。

过去的三年中,西安市击剑队从一无所有到拥有花剑、佩剑、重剑三个剑种的各年龄段青训梯队,从缺少训练场地到拥有17条剑道的训练房,从缺乏后备人才到拥有数十名来自全市各区县的击剑苗子,每走一步都凝结着王玉龙的心血。“虽然咱们的整体实力还无法与江苏、上海、福建、山东这些击剑强队相比,但像张闵瀚博这样的潜力新秀如今也有不下四五人了。”王玉龙相信,随着爱徒出战十四运会、人才不断涌现以及训练环境的不断改善,重新上路的古城击剑有望迎来“又一春”。


带伤忙备战,少年剑客志存高远

张闵瀚博(右)能代表陕西出战十四运会,队友们都很羡慕,也都在积极地帮他备战。

2005年出生的西安小将张闵瀚博13岁开始学习击剑,对于当初在三个剑种中选择佩剑的原因,他笑道:“因为小时候在电视上看佩剑比赛,觉得剑客们动作行云流水,出剑速度快如闪电,所以我就选择了佩剑。”

今年6月在福建晋江举行的全国比赛中,张闵瀚博夺得了一枚铜牌。(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天赋不错,再加上后天的努力,练剑仅一年时间,张闵瀚博就在2019年的省、市击剑锦标赛中,先后夺得个人赛、团体赛冠军。此后,一边兼顾在市26中的学业,一边拜入王玉龙门下坚持训练的张闵瀚博做到了学习、运动两不误。“2021年对我挺重要的,因为我们U16年龄组的选手也有机会在全国俱乐部联赛、锦标赛和冠军赛中通过成绩累积积分,以‘外卡选手’身份参加全运会成年组比赛,所以我对待每次积分赛都很认真。”在不断的努力和教练的精心栽培下,这位古城少年剑客先后在福建、山东、重庆和成都等地举办的全国赛事中斩获积分。上个月,他终于如愿拿到了全国同年龄段选手中唯一一张直通十四运会正赛的入场券。“留给我的备战时间不到一个月了,必须要加紧训练。不过,两个膝盖都有老伤,医生不建议我把积液抽出来,让我保守治疗,可这样一来,训练量又很难加上去,这是我现在必须克服的困难!”说话时,张闵瀚博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坚定。

每天上午、下午都要训练,这对膝盖有伤的张闵瀚博而言并不轻松。

具体到备战的细节,带伤奋战的少年剑客介绍道:“教练要求我要做到扬长避短,发挥自己在抢攻和防反方面的优势,同时,尽量弥补进攻收手和下剑位置不够精准的技术短板。”他坦言,目前与国内高水平选手相比,自己在爆发力、脚下速度、出手速度等方面仍有差距,“能参加全运会就是开阔眼界、锻炼提高的好机会,无论对手多么强大,我都会打好每一剑,不到最后一剑绝不放弃!”小伙子说, “不轻言放弃”是竞技体育带给他的、让他终生受益的优秀品质,而他未来的目标,绝不仅仅是“亮相”全运赛场这么简单。(文/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靳鹏 通讯员 李依桐 图/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谢伟)

【编辑:师雅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