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的AB面丨悠闲与繁忙

来源:十四运西安市执委会   编辑:李笑尘 2021.09.13 22:19
来源:十四运西安市执委会 2021-09-13
字体:

图片

所谓“偷得浮生半日闲”

“闲”必须是“偷”的

非“偷”而不可乐也

刘炜是城西一所小学的老师。周六这天上午,睡到日上三竿,带上新置办的露营装备,一家人开开心心,驱车来到秦岭山下南五台附近的郊野公园。

图片

秦岭,是西安人独有的野餐露营地首选,恐怕无人反驳。春有花、夏有果、秋有红叶、冬有白雪,一年四季,都是西安人的最爱。

斑驳的树影下,孩子在奔跑嬉闹,妻子在准备午餐,刘炜在吊床上晃晃悠悠,直到眼前的秦岭化为虚景,在潺潺水声中做了一个惬意的梦。

“西安人的城墙下是西安人的火车”。

城墙根下,是西安另一处充满闲情逸致的所在。

城墙是安静的。不用出远门,它就这样出现在西安人每天上班的路上、开会的途中、节假日的小聚里。城墙根下的小众图书馆、咖啡馆、Club,很容易就让人消磨一个下午再加一个晚上,乐不思归。

图片

城墙下的街区指示牌。

图片

城墙下的旧书屋。

城墙又是忙碌的。火车进进出出,车流熙熙攘攘,一辆接一辆,急切切地奔赴至下一个目的地。

图片

动与静、闲与忙,就是这么奇妙地汇聚在城墙根下。

图片

悠闲和繁忙,早已在这里无缝衔接。

一些人刚刚睡下,另一些人已经开始忙碌。

凌晨就开始清扫街道的环卫工人,到深夜还在坚守的代驾司机、外卖小哥……

图片

曲江高新深夜还亮着的灯火;创业街区晚上11点还需要排队的叫车,都是这座城市忙碌的证明。

打开手机叫来的网约车司机,很可能是哪个部门的销售总监、软件新城的白领、景区里的自由摄影师……奔波忙碌的西安人,从来都不只有一副面孔。

图片

大唐不夜城游人如织。(资料图片)

大唐不夜城,年接待游客上亿人次,平均每天达到27万多人次。游人最密集的时候,也是服务业工作人员最忙碌的时刻。

大唐西市,是古代丝绸之路的起点,见证过“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盛景,220多个行业,4 万多家固定商铺,绝对是当时全世界最繁忙的地方。

图片

中欧班列长安号(西安–伊明汉姆)。

如今,坐标转向城东,在西安国际港务区,“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向西开放的前沿,伴随着悠长的汽笛声,钢铁驼队“长安号”从这里启航,往返开行频次从原来的9.7列/日增加到了10.2列/日。历经千年,这里,依旧是“一带一路”上最繁忙的地方。

图片

图片

上下同心者胜,众志成城者赢。为了迎接十四运会,忙碌的场馆建设者们连春节都不曾回家,创造了一个个“西安速度”;全运村里,各个工作组在执委会这一大脑中枢的指挥下,忙碌而又精密的奋战在每一个周末、每一个深夜;志愿者、记者、保洁员……整个城市为“办一场精彩圆满的体育盛会”这同一个目标忙碌起来,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图片

图片

环卫工人、志愿者开展大擦洗活动。

许多人说西安很安稳,西安人太安逸,但时代的河流静水流深,平静的外表下,奔涌向前,从不停歇。

加拿大专家夏福德,在临近西三环的环普科技产业园工作,“几年前这里还荒凉到导航上都没有显示,每次叫车都要和司机交流半天,现在却已是高楼林立,年轻人进进出出,充满朝气。”虽然管理的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他却并不推行“996”管理方式,喜欢到秦岭山下、到灞河边上骑行,“可以骑自行车到山里玩,这在很多城市是奢侈的。西安,不像北上广深节奏那么快,在这里,你可以拼尽全力去工作,也可以静静享受生活。生活节奏‘刚刚好’。”

图片

图片

忙的时候就好好忙,闲的时候就好好享受。没有了忙的对比,闲也没那么快乐。“劳逸结合”是一种玄学,那个微妙的度叫幸福指数。

过去的2020年,西安位于中国十大忙碌城市榜单第三位,西安人用脚踏实地的忙碌,改变了人们对西安“温吞”与“慢节奏”的城市印象,整个城市充满追赶超越的干劲。

图片

天道酬勤。也是在去年,这座千万人口的“超大城市”,GDP迈上了万亿元台阶,这是给西安人的忙碌最好的回馈。

过去的2020年,西安也连续第9次获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

忙,本就是现代人的特质。这样的“忙碌”,是西安人正在加速接近他们追求的幸福。

图片

丰富多彩的夜生活。

西安人的悠闲来自于拼搏奋斗之后短暂调适与放松,来自于张弛有度的生活节律,恰到好处的知足。

图片

长安的风,长安的雨,长安的月,诗词中的长安少年和水边丽人,面孔似曾相识。长安是醉酒长歌的洒脱,是采菊东篱的清净,是春风得意的欢喜,是秋风渭水的萧瑟。

长安是一首唱不完的歌,忙与闲,锵锵忽起,又复婉婉,节奏就在每个人的心里。

【编辑:李笑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