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障运动员和领跑员的故事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师雅欣 2021.10.25 16:30
来源:西安新闻网 2021-10-25
字体:

西安新闻网讯 一根细细的引导绳,将视障运动员引向终点线,也点亮了领跑员的人生。10月23日,残特奥会田径赛场上,沈亚琴和领跑员李文携手夺得女子T12级400米冠军,谈到李文时,沈亚琴说:“他是我的‘眼睛’,只要有他在,我总是感到很安全、很放心。”同日,刘翠青和徐冬林这对在东京残奥会上摘得双金的黄金搭档,夺得了女子T11级400米冠军,陪跑员徐冬林说:“领跑员这个角色,也是我运动员生涯里的一道光。”

一根细绳连接两个生命

“两个人一起快速奔跑是什么感觉?”对于这个被问过无数次的问题,帅气、阳光的广西队领跑员徐冬林耐心地答道:“一开始就和参加‘两人三足’趣味跑步比赛一样,我们常常会把靠近对方的那条腿伸出来,用毛巾绑在一起,慢慢有了默契,腿上的毛巾就换成了套在手指上的这根细细的引导绳。”

徐冬林身旁的视障运动员刘翠青掏出引导绳,一边把四只手指套进绳子一端的橡皮圈,一边介绍道:“这根引导绳长度不能超过30厘米,两个橡皮圈之间的连接绳不能短于10厘米。”说完,她轻抬手腕,徐冬林的大手就很自然地也伸过来,并把另一端的橡皮圈套在自己手指上。

10月23日,陕西2021年全国残运会暨特奥会田径女子400米T11级决赛中,刘翠青和徐冬林在这样一根细绳的连接下,率先冲过终点。同样赢得冠军头衔的还有江苏队选手沈亚琴和领跑员李文,他们携手在女子400米T12级的比赛中夺得头名。

“亚琴之前也与其他领跑员配合过,我们俩是从2016年开始成为搭档的,这几年里,除了要克服身高带来的步幅差距、不断提升默契度和专项技术及体能外,最重要,也最难的,其实是在心灵上真正地建立起信任和默契。”比搭档高出一头的李文转头望向身旁的沈亚琴,后者虽未报以回望,却用频频点头的方式表示认同:“我们年龄相差不大,但毕竟都有各自不同的个性和成长经历,几年下来,有磨合不顺时的相互埋怨,也有共创佳绩后的彼此夸奖,如今,我俩早已建立了信任和默契。在封闭的熟悉环境里,我可以和健全人一样行动自如,一旦来到陌生的环境中,李文就成为了我的‘眼睛’,只要有他在,我总是感到很安全、很放心。”

残特奥会的颁奖仪式现场,面对陌生环境的沈亚琴果然从容不迫,轻轻拉着李文衣角的她一路微笑畅行,直到金牌挂在胸前。仪式结束,李文也并没有刻意叮嘱和搀扶,因为他明白,亚琴的自尊心比谁都强。高大的他转身行走、娇小的她如影相随,一切尽在不言中,此时此刻,就连那根细细的引导绳也属多余。 

一双眼睛引领两人脚步

从心灵上的信任默契到赛场上技术动作的协调一致,需要互相理解、彼此迁就,对此,经过8年才与刘翠青成为“金牌搭档”的徐冬林体会颇深:“翠青比较内向,刚开始合作时,她不太擅长和我交流,我也不理解视障人士在行走和奔跑时习惯重心向后,担心前方有障碍物会先碰到头。于是,我就用眼罩把自己的双眼蒙起来,尝试在黑暗中去行动、去思考,然后再与翠青去交流沟通,腿、脚磕破也是常有的事。渐渐地,她开始信任我了,生活中、训练中的话也多了,我们共同去面对各种困难、克服技术障碍,成绩也就越来越好了。”

步调一致只是克服困难的第一步。“按照规则,领跑员必须在运动员之后冲过终点线,整个比赛过程中,从起跑到过弯、从调整节奏到全力冲刺,我们必须十分默契。起初我会用语言去和翠青沟通,但那样会影响自己的呼吸和奔跑节奏,后来我们就通过引导绳用暗号来交流,比如我手臂后摆,就是告诉她离终点还有两米,必须全力加速冲线了。”徐冬林介绍道。对于刘翠青而言,本以为有了搭档的双眼和“掌舵”,自己的任务会相对轻松,但其实不然,“我们俩要共同面对的困难就是伤病,冬哥以前也是成绩出色的专业运动员,这么多年下来,落下不少伤病。这次来西安参赛前,他刚做了半月板修复手术,我今年5月份落下的坐骨伤势也一直没好,但我们都只有一个想法——只要站上了赛道,就要全力去拼!”徐冬林和刘翠青都觉得,在“长安花”内夺得的这枚金牌意义非凡,它又一次点亮了他们两个人的生命和梦想。

无独有偶,沈亚琴和李文也都是带伤出战并夺得了金牌,“东京残奥会我们俩遗憾地错过了,所以,这次陕西残特奥会的比赛,我们都不想轻言放弃。”李文觉得,自己用双眼引领了两人的脚步,他们的同心协力换来的是双赢的结果。事实上,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女子100米T11级冠军吴春苗摘下自己的奖牌挂在了领跑员李佳雨脖子上,那以后,领跑员便不再是无法分享金牌的“隐形人”了,他们同样可以在残奥会、亚残会、残运会这样的大赛中赢得金牌和荣誉。可以说,退役后成为特殊学校体育教师的李文,因为选择成为领跑员而让自己的梦想得以实现。“从里约奥运会获得接力比赛金牌到上届残运会夺得三枚金牌,再到这次在西安夺冠,我和李文一起吃苦、一起赢得荣誉,尽管都已不再年轻,也都有伤病在身,可我们还想继续合作下去。”沈亚琴坦言,明年在杭州举行的亚残会上,她和李文渴望能再度为国出征、迎风绽放。

刘翠青和徐冬林的故事同样未完待续。对于未来,无论是想退役后成为按摩师的前者,还是有望成为体育老师的后者,他们都相信,这段“一绳系两心,梦想同点亮”的经历是生命中最闪亮、最难忘的。

文/西安报业全媒体 记者 靳鹏 图/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健

【编辑:师雅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