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文明其精神 先自野蛮其体魄 中国红色体育在世界体育文化史上绽放无穷魅力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李孟谦 2021.11.25 17:25
来源:西安新闻网 2021-11-25
字体:

  陕西体育博物馆内展示的“九一”扩大运动会沙盘模型 记者 郝钟毓 摄

西安红色体育博物馆内展示的军球球门  记者 郝钟毓 摄

西安红色体育博物馆是我国唯一一座以红色体育为主题的博物馆。

   西安新闻网讯  回望波澜壮阔的红色革命年代,毛泽东在《新青年》发表“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的论述;美国记者斯诺笔下“红军爱打乒乓球”的忠实记录;延安时期走出的“土洋结合”、自力更生的体育新路子;从“战斗篮球队”到八一体工大队的血脉传承……

  在不断的战争洗礼中,中国共产党逐渐形成了一套革命斗争与体育运动相结合的红色体育发展模式,并将如火把一般的红色体育精神传递至今。

  今天,就让我们走进西安红色体育博物馆和陕西体育博物馆,去感受那些激动人心的体育事件,去领略红色体育永不磨灭的精神内涵,品味它朴素感人的无限魅力。

  光辉起点 

  “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

  中国红色体育,是从1921年建党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期间,中国共产党人为了民族解放事业,提升军队团体作战能力而广泛开展的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的体育实践活动。

  西安红色体育博物馆是我国唯一一座以红色体育为主题的博物馆,于2019年开馆,展厅面积约1000平方米,展出1000多幅历史照片和文物200多件,分5个部分阐述了我国不同时期的体育事业发展情况。据馆长李稳锋介绍:“1917年至1927年期间的体育,是中国红色体育的光辉起点。五四运动在对中国思想文化界形成冲击的同时,也动摇了近代中国人旧有的体育观念,进而促进了近代体育事业的发展。”

  陈列柜里,赫然展示着一本斑驳的杂志《新青年》。1917年,毛泽东以“二十八画生”为笔名,在这本《新青年》上发表了《体育之研究》,运用近代科学知识,对体育的含义、目的与作用作了全面的解释,并提出“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苟野蛮其体魄矣,则文明之精神随之”,这句话是对体育认识的精辟论述,代表了当时先进的体育思想及主张,对当代中国体育也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及指导意义。

  回顾过去,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体育活动是与军事训练紧密结合起来的,这既增强了官兵体质,又培养了其勇敢坚毅的战斗精神。在中央苏区,中国共产党为了更有力地打击敌人,提出了“锻炼工农阶级铁的筋骨,战胜一切敌人”的口号,体育运动迅速发展起来。毛泽东在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上指出:群众的红色体育运动,也是迅速发展的,现虽偏远乡村也有了田径赛,而运动场则在许多地方都设备了。

  在陕甘宁边区,毛泽东在延安提出了“锻炼体魄,好打日本”的口号,朱德题词“运动要经常”,贺龙也提出“体育运动军事化”的主张,这些都把体育运动和打败日本帝国主义的最终目的紧密联系起来。1937年,在“八一”抗战动员运动大会上,毛泽东还强调,我们这个运动大会,不仅是运动竞赛,而且要为抗战而动员起来。在这些思想指导下,陕甘宁边区和其他抗日根据地广泛开展了体育活动。贺龙领导的享誉边区内外的120师“战斗篮球队”,就是在这个历史条件下,成为以普及群众体育为基础,进一步提高军队战斗力的典范。

  作为革命事业的主要组成部分,红色体育为新中国的成立和新体育制度的确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燎原星火

  革命根据地体育运动轰轰烈烈

  1927年至1937年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是红色体育思想的爆发期。这一时期包括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体育、中央苏区体育、其他革命根据地体育和长征中的体育。

  1927年,毛泽东在井冈山点燃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星星之火,建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各级苏维埃政府的先后成立,红军不断扩大,政权不断巩固,农业生产不断恢复和发展。在这样的环境下,体育活动如雨后春笋,蓬勃地开展起来。苏区体育不但与国际无产阶级革命组织有联系,也是国际工人体育运动的组成部分,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赤色体育运动委员会”,建立了各种体育组织和机构,并且特别重视对青少年体育兴趣和能力的培养。

  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后来在多次反“围剿”斗争中与陕北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形成西北革命根据地。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根据地形成了优良的传统,实事求是,艰苦奋斗的精神为后来的延安精神打下了基础。1936年,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到达西北革命根据地,撰写了著名的纪实文学作品《西行漫记》。其中他回忆到,许多人听到红军爱好乒乓球,觉得很有意思。这确实有点奇怪,每件列宁室中间都有一张大乒乓球桌子,通常是两用的。吃饭的时候,列宁室变饭堂。但是总有战士拿乒乓球在旁边催促同志们快点吃完,他们要打乒乓球。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以瑞金为中心,创建了中央革命根据地,同一时期还建立了多个革命根据地。各革命根据地都面临着无比艰苦的斗争环境,但是都积极克服困难结合实际情况、自力更生、因陋就简地开展各种各样的体育活动,为革命胜利奠定了基础。

  长征开始后,由于战斗频繁,行军流动性大,部队体育运动相对减少,但一有机会,仍然坚持开展体育活动。长征途中的红军体育活动,一般是在各纪念节日、红军会师或部队休整期间举行。

  在长征途中举办了三次有影响力的运动会:一是为庆祝遵义会议的胜利召开,红一方面军政治部因势利导,组织了一次以连为单位的篮球比赛;二是在甘肃宕昌县的陇南山区,红二方面军在哈达铺进行的体育活动;三是红四方面军“五一”运动会,运动会还开展了跳高、跳远、短跑、障碍跑等比赛,还有投弹、骑兵表演、识图、测距、识别等项目。尽管条件很艰苦,但是大家在运动和观赛中放松了心情。

  红军在长征中的体育活动,是在严峻险恶的战争环境下进行的,带有军事体育的特色。它对增强体质、预防疾病、娱乐健身,培养革命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以及加强军队的组织性和纪律性,提高战士的军事技能和作战能力,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土洋结合”

  延安时期的体育独具特色

  延安时期的体育运动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土洋结合”。

  所谓“土”,是因为当时条件艰苦,体育场地和体育设施都相当落后,在体育场地和体育设施的建设方面走出了一条自力更生、土洋结合、因地制宜、勤俭节约的新路子。广大军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发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革命精神,使陕甘宁边区的体育场地和体育设施得到了飞速的发展,保证了这一时期体育活动开展的经常性与持续性。

  在陕西体育博物馆的展厅里陈列着这样一块展板,上面写着“运动要经常”五个大字,这是1942年9月1日,朱德为在延安举办的“九一”扩大运动会所题的词。“九一”扩大运动会是在周密筹备和层层选拔的基础上举行的,比赛的项目有田径、射击、爬山、越障、篮球、排球、游泳、垒球等;表演项目有团体操、舞蹈、武术、摔跤、单双杠、举重、骑术、跳水、潜水、水球、足球、网球、棒球、武装泅渡等。

  陕西体育博物馆讲解员岳明洁告诉记者,延安“九一”扩大运动会是在1942年9月1日至6日在文化沟青年运动场举行,当时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大量的有志青年涌入延安,同时也面临着国民党的经济封锁,能在这一时期举行运动会实属不易。它是延安时期规模最大、竞赛和表演项目最多的一次大型综合运动会。

  “最有特点的是这张照片,这是‘九一’扩大运动会上的马术表演,它和奥运会上的竞技比赛项目马术截然不同。比赛的重点是看马听不听战士的指挥,在战争年代,如果马不听指挥,就很容易把自己暴露在敌人面前。延安时期,还举办了‘五一’运动会和‘八一’抗战动员运动会,同时,也会在节假日举办各种球类体育比赛。”岳明洁说,在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期举行如此规模宏大的运动会,充分显示了中国共产党和陕甘宁边区政府对发展体育事业的重视。

  除了“土”,当时的延安体育运动还有另外一个特点,那就是“洋”。在成千上万奔赴延安的热血青年中,不乏有家庭条件比较好的,有读过书的,甚至还有留过洋的,他们带来了许多新鲜的体育思想、体育项目和体育器材,使这里的体育运动焕发出新的生机。

  岳明洁说:“延安时期会创造条件进行体育锻炼,比如夏天的延河之上就经常举办游泳、跳水和水球等体育活动,到了冬天,延河就变成了天然的滑冰场,可以进行滑冰和冰球等运动。当时体育器材奇缺,许多运动器材都是大家动手自制的,滑冰鞋也不例外。当时,大家创造了一种简易的滑冰鞋。用木板制作成鞋底,下边钉上由延安铁厂制造的冰刀,木板上有小孔,用麻绳或布带捆在自己的鞋和脚面上,就制作成了滑冰鞋。还有一种是用缴获的日军战利品‘大皮鞋’,鞋底钉上冰刀,就成了当时的洋冰鞋。”

  巍巍宝塔山,滚滚延河水。延河上的体育活动是陕甘宁边区多种多样体育活动的一个缩影,它记录了边区军民的业余文化生活,记录了边区军民对体育运动的热爱。

  球场健儿

  “战斗篮球队”血脉延续

  作为一支为国争光,为军队争光的队伍,我国军人参与体育比赛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戎马倥偬的抗日战争时期。当时我军革命根据地生存环境恶劣,八路军120师师长贺龙认为艰苦的战争环境更需要钢筋铁骨般的体格,1937年岁末,120师里来了一批革命青年学生,他们工作之余,就在县城里的小操场上打篮球,热情很高。贺龙看见后称这是好事,决定要在师司政机关成立篮球队。

  1938年年初,120师篮球队(贺龙为其取名为“战斗篮球队”)成立了,这是我军内部成立最早的一支篮球队,镌刻着红色的印记。官兵们利用空闲时间,在驻地附近开辟了一块场地,篮球架和篮球筐也是自造的,球不好买,一个球补了又补。后来想打球的人多,大家就用棉花、破布、绳子,捆扎一下就当球了,这样的球在地上拍不动,就用来练传球和投篮。为了显得正规些,队员将灰布剪成条,拼出“战斗”两个字,缝在背心上,就算是队服了。

  在随后的几年中,“战斗篮球队”作为根据地一支作风硬、技术精的体育队伍,在频繁的战斗间隙里艰苦锻炼,迅速成长,拥有高超的技术水平和良好的竞赛作风。1942年,“战斗篮球队”应邀到延安进行表演,比赛中获得全胜,被朱德授予锦旗一面,上写八个大字:球场健儿,沙场勇士。

  频繁的战斗使得篮球队的队员都忙于战事,无暇训练和比赛,“战斗篮球队”随之也成为历史,但队伍顽强比拼的“战斗”精神却传承了下来。新中国成立后,“八一”体工大队正式组建,首任大队长便是120师“战斗篮球队”的黄烈,这支队伍继续为新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作贡献。

  西安红色体育博物馆陈列着一个非常有特点的球门,馆长李稳锋告诉记者,这是军球的球门。军球是在1942年延安时期由贺龙120师发明,它是针对战略环境、运动器材缺乏以及战士们的特点,创造的一种最具群众性、简单易学而又对抗性很强的新项目。“军球结合了篮球、足球、橄榄球、手球等某些动作和规则,包括传递、抢夺、抱球奔跑,以连人带球攻入对方球门得分。军球的最大特点是每个队都有一个球,比赛场上有两个球,也叫双球运动。它的价值和意义在于,它是中国人民军队结合革命战争的需要,自己发明创造的体育项目,在中国乃至世界军事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

  中国共产党在延安时期的体育,是近代体育的闪光点,它具有明鲜的军事性、群众性和经常性的特点。在毛泽东、朱德、贺龙等中央领导的关怀下,延安成立有陕甘宁边区一级的体育组织,体育竞赛活动十分活跃,群众体育活动在军队、机关、学校、工厂和农村广泛开展。

  筚路蓝缕

  红色体育精神传承不朽

  解放战争时期,较大型的运动会屈指可数,在1942年成功举办了“九一”扩大运动会后,因为战争形势发生了变化,延安几年没有再组织大型的运动会,直到1946年9月,组织了“九一”运动会。这次运动会组织得更为规范,专门成立了筹委会,设立了评判、招待和管理等组织。解放战争时期,各边区、根据地和解放区根据各地的不同情况,在学校、工厂、农村、机关、军队等地方,仍然坚持开展不同形式的体育活动。

  新中国成立的10年中,体育事业发展迅猛。1952年,毛泽东主席为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成立题词:“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这个题词为新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在社会主义的建设中,体育事业也不甘落后,在各种体育比赛中,不断涌现出优秀选手,不断创造优异成绩,一些优秀项目不仅赶上了世界水平,进而创造了世界纪录。

  在新中国成立10周年之际,为了展示中国人民意气风发的精神面貌,195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运动会胜利召开,它标志着中国红色体育发展的历史性伟大成就,更预示着中国体育事业进入一个崭新而辉煌的时代。

  西安体育学院图书馆馆长史进教授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运动会是对新中国体育的一次全面检阅,是新中国体育的一个里程碑。“这是新中国成立后首个全国性质的运动会,它饱含着红色体育的基因。在赛制规则和项目设置上,基本上传承了1933年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运动大会以及1942年的‘九一’扩大运动会,普及面广的群众体育是本届全运会的主要项目,如中国象棋、围棋、武术等等。另外,由于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军事在国家生活中还占有比较重的分量,所以军事训练性质的比赛项目也是这段时期内比赛的主要内容,如无线电收发报、飞机跳伞、航海模型等,这也成为本届全运会的一大特点。”

  参加第一届全国运动会的全体运动员鼓起了十分的干劲,争取用最好的成绩迎接全运会和新中国成立10周年。赛场上,不仅要比战术、比技术,也要比团结、比友爱。不仅自己要努力创造更优良的成绩,还要帮助其他人共同提高。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运动会的胜利召开,是红色体育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不断发展壮大的光辉写照。

  史进教授说,除了一些军事性较强的项目,红色体育运动中的大多数比赛项目,都在历届的全运会上传承了下来。即将在西安召开的第十四届全运会,是迎接建党百年的体育盛会。建党的百年,也是红色体育的百年,红色体育筚路蓝缕、朝气蓬勃的精神,历经百年仍打动人心,在历届全运会中被发扬广大。红色体育展现出的卓绝意志和强大精神力量,应该被更好地继承下来,传承下去,这是新时期体育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铁的事实表明,中国共产党开启一个新时代,不是偶然而是历史的必然。回顾波澜壮阔的红色年代,红色体育为中国革命的胜利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红色体育的开展不仅使中国革命的基础坚实了,而且还使中国革命的曲折经历、艰苦历程,变得英姿勃发,张力十足。红色体育在中国乃至世界体育文化史上,以独有的姿态,绽放着无穷的魅力。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朱雪娇

【编辑:李孟谦】